Site Overlay

热爱我的热爱

咳嗽了一个月,诊所的药似乎作用并不大,说你还是去医院拍个片子吧。我想也好,万一真有什么事的话,还有时间趁早把后事安排一下。

把自己堆在沉重的工作里,窒息的感觉让我头痛,大多数时候沉默地看着身边这个世界每时每刻发生的一切,和周边所有人麻木的面孔,再也懒得多言,再也无需多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