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Overlay

我愿偷得浮生半日闲

夏天转眼就这样过去了。

如果让我给自己拍一个电影,我会用许多的镜头来切换,远景,山峰,河流,湖泊,小路,公路,高速路,每个远景后面推一张特写,就是我饱经沧桑的嫩脸,我穿行在山路里面的校园,奔波在湖边的校园,树林中间的校园,田野中间的校园,如果还不够,还要把镜头对准我的办公桌,一堆零散的文件,报表,还有我埋头苦思冥想的脸。

接着拍。估计还得有一个我轰然倒地的镜头,最后打出字幕:人民的好儿子,他走了。

跑了许多天,我想说我脑子已经跑昏了根本记不住了,幸好歇了一天,让我回回神。但是这歇的一天也一直没闲着,直到下午四点半,终于告一段落。

忙碌完,打几个字,然后连打字也不想打了,想抽一根烟,听一两首喜欢的歌,这一天就过去了。

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